打印

[乱伦] 转帖:藩篱花开别样媚 (同人续)25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9

转帖:藩篱花开别样媚 (同人续)25

2020年1月17日在城市的黑夜之中,掩盖着难言的羞耻与荒淫,在竖天而立的高楼里,无数个安静的家庭里,就有一家正上演着这样的一幕,一个从外表看起来只有34,5岁婉雅妙曼的中年熟妇,身上的薄被已经被半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掀落到一边,男人一手握着妇人白皙似雪的丰硕揉捏吮吸着,妇人好似哺乳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双白洁的玉手按着男人的头,静静的挺送着胸膛由其嘬弄着。

    男人的另一只手埋在妇人透薄的黑色蕾丝内裤里,从黑色蕾丝上有节奏的顶起来看,男人的手似陷入进水嫩的肉洞里闲惬的抽动着,妇人支起一条白如粉黛的滑润美腿,迎送着把两腿之间的距离张大,供男人的手在其中肆意把弄,随着两腿间布料的一起一落飘溢出滑丝丝的水声,妇人大腿细腻的腿肚肉都随之一颤一抖。

    苏悦容感觉儿子的手像一个霸道的领主,在巡视自己阔别已久的领地,虽然自己的更深处是他最开始的家,但也不是儿子该闯进去耍戏的地方,可还是在丈夫唆使下,被儿子早早的寻了进去,年轻时的一幕幕像雷急电讯一般回过她的脑海。

    那时在知道马小要和许语诺玩那种大人的游戏后,看着许明轩要吃人似的眼光,苏悦容心里也是一阵心惊后怕,虽然是自己的孩子做错了事,但还是想护在怀里,苏悦容虽然把马小要一顿狠揍,马邛山为了让许明轩消气也上了手,但回到家就被苏悦容好一顿臭骂,对于家里这个极度护犊子的老婆,马邛山也是一阵苦笑,自己的儿子自己怎能不爱。

    但不管怎么对调皮捣蛋的儿子严防死守,总有大人照看不到的时候,许语诺又是儿子的跟屁虫,儿子到哪她就嚷嚷着要去,那时职工楼里的年轻夫妻又多,孩子自然也多,总不能因为家长的担心把他们一直锁在家里,但好在儿子有什么好东西和小心思只和许语诺分享,其他的孩子可以和他一起玩,可以和他打,但是想和许语诺亲近,那就是触了他的逆鳞。

    虽然被齐玫和许明轩防着,但苏悦容知道许语诺的身子打小就被鬼精的儿子看到大摸到大的,在许语诺乳房刚刚长起的时候,就被儿子摸了个够,但儿子也被许明轩杀人的眼光吓到了,直到上高中离许明轩远了点,就急不可待的把许语诺这朵艳人的娇花给采邑了,但好在自小许语诺就是儿子的禁脔,只可以他去亲近,身为儿子的母亲自然有私心,就算关系再好,苏悦容也没有对齐玫夫妇说过这个事情。

    马小要好色的心思怎么打压都不见收敛,每次两个孩子一起在澡盆子里洗澡,马小要就总古灵精怪的往许语诺那里瞄,有时候还动手抓苏悦容或齐玫的胸部,本以为孩子小不懂事,直到最后马小要动手摸苏悦容的下身,苏悦容才开始真的为这个事情烦心,真正开始和儿子玩起暧昧是在丈夫下海经商后,孤儿寡母的在家自然是和儿子睡一起的,早上醒来的时候经常会发现儿子的小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

    跟丈夫商量,也只说是小孩子的好奇心,既然儿子对妈妈的身体更感兴趣,那索性把儿子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每次看齐玫夫妻防儿子像防贼似的,他心里也别扭,苏悦容何尝不是,男人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女人是亲密无间的闺蜜,又是门对门的邻居,两个孩子一天见不到面就闹着要去找对方,许语诺见不到马小要,只要许明轩一栏就又哭又闹,把他们夫妻折腾得真是头痛得狠,这样的情况和关系想疏离都难。

    默认儿子这样的小把戏一持续就是两年,刚开始也只是喜欢伸进睡衣里摸下奶子,偶尔才会去摸下下身抓几把妈妈的耻毛看在不在,一次半夜起来撒尿看到马邛山爬在苏悦容奶尖上嘬弄,马小要气呼呼的说爸爸偷吃他的奶水,非要把爸爸从妈妈身上赶下去,他自己要吃,把悦容奶羞得脸色煞红,红着脸也不好对儿子解释什么,怕越抹越黑,马邛山非说苏悦容的奶奶堵了,正帮儿子吸出来,苏悦容本是不想做这么羞耻的事情,但马邛山一直说孩子还小,闹着玩没事,苏悦容想想也对,马邛山还来了性质的和儿子说看谁先吸出奶水来,两个男人,一大一小的,一边一个的比起赛来。

    刚开始创业,马邛山需要忙很多事情,经常不在家,苏悦容也没有多少怨言,但马邛山难得回来一次就喜欢和苏悦容聊马小要怎么摸苏悦容的话题,每次苏悦容都羞得不行,但又经不住马邛山的怂恿,一点点的就对儿子放开了尺度,三天四天的才会张开腿让儿子抠进去,刚开始只是为了满足儿子的好奇心,儿子也只是放在里面停顿,不一会就睡着了,但不知道后面他懂了还是有别人教他,手指戳进来后有了插插戳戳的动作,屄口被儿子小小的手指插得酥酥麻麻的,爱液丝丝缕缕的溢流而出,多少也缓解了丈夫经常不在家的寂寞。

    那之后苏悦容就知道儿子对男人女人是有概念的,就再也不让齐玫带着儿子一起洗澡,也不让儿子和齐玫撒娇,但也怕一下子把儿子掐得太死,就给了儿子更多趁机揩油的机会,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马小要十岁,那时马小要正好在性成熟的初期,割了包皮,马小要又是一有刺激就会硬的体质,苏悦容怕儿子伤口崩裂,睡觉的时候总抓着儿子的鸡鸡,防止他乱顶乱碰,好了之后马小要色胆大了起来,就在苏悦容被他抠得动情的时候压上了她的身体,刚开始苏悦容也没有注意,以前马小要也顶着她小腹动过几次,都被她推了下去,当马小要已经粗成了小黄瓜般大小的鸡巴准确无误的顶到了她的屄口,阴唇都被马小要顶得翻看,龟头都已经没了进去,苏悦容才吓了一跳,在那之后就买了房子,和马小要彻底分开睡,对儿子严防死守起来,但从此之后彼此在心里留了对方的影子。

    苏悦容瞬间的失神,被马小要的动作拉了回来,马小要从妈妈湿乎乎的屄腔里抽出手,拉着妈妈的手送到自己的鸡巴上,手指碰到儿子鸡巴的瞬间,苏悦容下意识回缩了一下,最后还是在马小要固执的牵引下,慢慢握住了那根坚硬的粗硕。

    “妈,满意吗?”

    虽然看不到儿子的眼神,但在他那亢奋的语气里,苏悦容都能感受到眼里的火热,随着儿子的话,苏悦容不由的真去感受了一下,好硬,好粗,好烫,虽然老许和老马的也不差,但毕竟年事以高,不得不承认,和儿子的硬度相比,真的逊了一筹,想什么呢,真是不知臊,苏悦容不由脸一红,握着儿子鸡巴的手也不由一紧。

    马小要也不等妈妈答复,一边说着,一边又伸向妈妈的两腿间;“说什么呢,,,嗯,,,轻点,,,”

    苏悦容被儿子的羞得一臊,不想儿子把自己想得多不堪,正想辩解,马小要就又加入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深深陷进屄口一片黏滑泥泞当中,苏悦容被摸索得一阵娇呼。

    “小时候的事我可都记得呢,你最在乎我的大小”

    儿子的话让苏悦容的心不由一怯,女人总喜欢挑弄小男孩的丁丁,他们又是医院的职工楼,废弃的瓶瓶罐罐特多,一次马小要贪玩,被玻璃渣子伤了鸡鸡,刚开始还没有注意,直到肿胀得马小要开始喊疼才发现,自那之后苏悦容一直责怪自己疏忽伤了儿子的命根子,一直很在意儿子将来的大小,夜夜让儿子脱了裤子让她仔细把看,有几次儿子还挺着胯向她脸上怼了几下,一次和马小要玩得兴起,还伸舌头舔了一下儿子跟火腿肠般大小的鸡鸡,和儿子的点点滴滴苏悦容都记得,好多次都被齐玫取笑说再大还能自己用,现在倒好,当时的玩笑都成了真,两个妈妈都要被这根粗硕的东西折腾,齐玫都有点沦陷其中的趋势。

    “妈,当时你挑逗我,是不是爸出的注意”

    现在就剩父亲最后那一关,虽然知道老爸很好色,借着做生意的幌子在外面玩过不少女人,自家一半的财产都被爸爸花在了玩女人上,但不知道爸爸到底好色到什么程度,要先试探试探。

    “是你自己坏,,,怎么栽赃到我们头上,,,”

    儿子本来就在丈夫面前没大没小的,经常开荤色的玩笑,要是自己承认了是被丈夫挑唆了,那在儿子的心里,丈夫的身份不是更轻了。

    看老妈不想出卖老爸,马小要就又换了个方式;“老爸骗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吸出奶水,到被两个爸爸揉大了好多”

    虽然自己被老马和老许一起轮番肏弄过多次,儿子儿媳妇都知道,但儿子这样说出来,让苏悦容感觉马小要不尊重她,又羞又怒的嗔着“胡说什么,,,你老实点,,”

    “做这种事情怎么老实,反正我不知道”

    马小要向来脸皮极厚,也做好了要被妈妈毒打一顿的准备,和岳母做时的话比起来,他已经很收敛了。

    “你要摸到什么时候,,,”

    本身自己现在这个年纪性欲越来越强,在丈夫老马那,因为想着儿子的事情,心情不是很好,几天都没有给他接近的机会,被儿子一番抠弄,屄口酥痒,里面更是痒的燥心,但她又不好开口叫儿子快插她。

    马小要和妈妈缠绵了半天,都没从妈妈嘴里冒出一字半句的骚话,看着视频里,妈妈可不是这样的,有了比较,自然心里不会太舒服,语气就带了点委屈;“妈,你没干妈疼我”

    “你干妈疼你,,,你找她去,,,缠我做什么,,,”

    苏悦容心里一阵伤心,暗叹自己在儿子心里的位置真没有齐玫重了,虽然身体的感觉很强烈,但鼻子还是不由的发酸。

    “谁叫我更爱妈呢,我不是吃醋嘛,感觉你不爱我”

    听着妈妈比自己更委屈的语气,马小要心里一乐,妈妈和岳母为了自己争风吃醋,马小要又是一喜。

    “不爱你,,,能让你这样,,,”

    想着和儿子做这样羞耻的事情,还是儿子媳授意的,苏悦容脸色一窘,阴腔里不由流出一股水来。

    “被我怎么样啊”

    最新找回马小要听着妈妈语气里那种流露出来的犹豫羞怯,顿时来了感觉,和以往强悍和宠溺兼而有之的母亲形象大为不同,完全是小女人面对自己男人时的娇羞,这也证明妈妈对自己敞开了心扉。

    “羞死人了,,”

    被儿子手指捣弄一番就来了高潮,加之儿子故意挑弄她的话,儿子又把脸紧贴着自己,这一切都让苏悦更感羞懦。

    “我知道妈妈疼我爱我,我也很爱妈妈,这些天是诺诺闹情绪,我忙着哄她,才没精力和你闹,你知道我心里很在乎你的感受,明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还有意把我区分开”

    马小要说完,就从苏悦容屄腔里抽出手指,不光妈妈受不了,自己也快忍不住了。

    不管什么时间段的女人,都喜欢被男人拿好话哄着,虽然不知道有几分真假,但要的就是被男人关爱的甜蜜,马小要抽出手,苏悦容身体里一阵空虚,心里也是空的,马上想到儿子见识过齐玫的骚媚,自己这样矜持保守,儿子心里是不是失望了,这时马小要也是感觉手酸,打算停一会。

    “别离开我,,我要,,”

    苏悦容一阵后怕,自己要是再矜持,儿子就更靠近齐玫了,自己在儿子心里的位置眼看就要不保,不由就羞娇的叫出了口。

    马小要没想到自己微微一停,妈妈就以为自己要离开她,给自己抛来了诱惑,心中一喜,加紧的问;“我不懂妈妈要什么”

    听着马小要嘻笑的语气,苏悦容就更清楚的知道了儿子的想法,在心里哀叹,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都喜欢女人又骚又浪,女人自己又不争气,总想着顺着男人心思的讨好他们,好借他们那坚硬的东西填补自身的空虚。

    苏悦容缓了缓急促的呼喘,心思流转的想,家里还有一个儿媳,可得先给儿子划道线;“我们约法三章,完了我就顺你的意”

    马小要是知道妈妈的脾气的,倔起来十个自己都搬不回来,但又怕妈妈提出的要求把床上的乐趣压制得太过无趣,但马小要素来尊重自己爱的女人,“我打小就最听你的话了,何必来什么约定呢”

    “讨打”

    “我都那么大了,你总得给我留点颜面吧”

    说完,马小要又脸不红心不跳的捏揉起苏悦容34E的傲乳。

    这个从小贫到大的儿子,苏悦容是深知其秉性的,害人的心思没有,小心思贼多,苏悦容还真怕给了儿子之后,他食髓知味的缠磨自己,她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坏儿子打小对自己就兴趣极大的;“一是在诺诺面前不许对我动手动脚,二是不能有了我们而冷落了诺诺,三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这第三条是霸权条款,我抗议”

    马小要嘟噜着嘴,委屈的说着,虽然黑暗里妈妈看不清自己的表情,但母子间的心意相通,马小要清楚妈妈会感受到自己的不快乐。

    “抗议无效”

    刚被这个坏儿子窘迫得一阵难受,被自己搬回了一局,苏悦容乐呵呵的笑语。

    娘儿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滚做一团,又回到了小时候记忆里最温馨幸福的时刻。

    “妈,把第三条改改好不好,你不就是想在诺诺面前有个婆婆的样子嘛,我平时什么时候不尊重你了,你这第三条我就算答应了,我也办不到啊,不是和没有一样嘛”

    虽然马小要可以假装答应,他小时候又不是没那样做过,但那样来回的和妈妈拉锯太耗时间,要是三个女人同时闹起来,自己不是要忙死。

    苏悦容想想也是,儿子小时候没少做反悔的事情,要是他自己约束不住,说了确实和没说一样;“那就换成以前你怎么尊重我,以后不许变”

    见妈妈和自己纠缠一阵终于松口了,心里一喜,只要不是原先的条件,和妈妈在床上的乐趣可就足够多了,心思就又开始活泛起来;“在床上不算的吧”

    “样儿”

    马小要涎脸一笑,听着几个女人惯用的词调,妈妈又是带着懒懒的尾音,透进耳里让马小要心痒难挠,马小要到是很想去开灯看看妈妈的羞态娇姿,但也知道此时不是个好时机,心无它想的伸手把轻薄的蕾丝内裤从妈妈丰润的臀部上往下拉,苏悦容也知道褪去最后一道阻碍会迎来什么,也还是抬了抬腰配合马小要把内裤扯了下去,内裤一离开脚跟马小要就压上苏悦容柔糯的身子,苏悦容也会意的张开了腿,做好了被儿子那根粗硕的东西一插到底的准备。

    马小要倒是想爬在苏悦容的两腿间好好品尝一番,小时侯抠弄过妈妈阴道多次,虽然那时调皮嬉闹的成分大过享受,但也足够时时回味,记得以前无意的看过几次,虽是匆匆几眼,但母亲阴牝的靡然风光深都拓进他脑海,浓密的毛发下暗红色肉馒头嫩颤颤的诱人,牝唇的前端微微的张开一点小口,汁液莹莹闪着水光,他到是想去嘬几口享享口福,但每次只要他去招惹,妈妈都死死夹住腿,让他进不得丝毫,事后多肉的屁股蛋子上会多几个巴掌印,从此就知道那里的美味只有爸爸可以吃,自己还没有掌握撬开它的诀窍,可求而不得的渴望就越发大了。

    “妈,开灯让我看看下面好吗?我都想好久了,你都不给”

    马小要和苏悦容在长久的日子里,有太多的暧昧涟猗,细细道来足够淫糜兴奋一夜,三个女人里,就妈妈思想最贤惠保守,爸爸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妈妈还不恼不怨的默默持家,要不是有自己时不时的闯祸,妈妈的生活平澹得乏味可陈。

    “女人的都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在暗色的掩饰下,她还能战胜羞耻感带来的压力,要是开灯,等会和儿子做更羞耻的事情,自己又羞又悦的骚样被他看得清清楚楚,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脸面往哪搁,做没做好准备,和做那种事情时羞不羞,臊不臊完全是两码事,苏悦容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

    “干妈说你的又肥又饱满,肉嘟嘟的,诱人得狠,我想看”

    以前知道没有得到妈妈的机会时,心里的渴望还能压制下去,现在妈妈已经是一副任自己把玩的态度,能体会更多的快乐,谁还愿意那份刺激快感无形的减损一分。

    听了马小要的话,苏悦容羞得更难以把持,齐玫那个骚蹄子,怎么什么都和儿子说,他早有了那个心思,说这些不是诱惑儿子对自己下手吗?这个坏儿子又故意说出来羞自己,自己都张开腿迎着让他插了,龟头还做弄的在私处那里乱蹭,他就不能给个痛快的饶了自己吗。

    “以后再看好不好,今天就饶了我,,,”

    在老马面前都没有让自己羞得如此不堪,苏悦容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

    苏悦容这明显带着商量讨好的语气,让马小要征服的快意来的更加勐烈,马小要和苏悦容一直是黏在一起的,娘俩平时互动的事情自然就多,马小要也不急,就又起了嬉闹的心思;“就看一下,一下就好”

    马小要故意的坚持让苏悦容情臊难当,自己这个色心奇重的儿子,嘴上说得好听,要真顺着他的意,可就不是一会的事情了,小时侯认为他还小,没防着他,又不是没被他偷瞄过,自己还故意张开腿让他看得仔仔细细过,只是没让他拿嘴去亲而已;“你偷看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妈妈的话让马小要的心一怯,原来自己偷看妈妈屄唇的事她知道啊,那妈妈为什么没生气,还是说本来她就是故意漏给自己看的,想到这个可能马小要又兴奋的想要高呼,又拉过妈妈的芊芊玉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整个身子压在了苏悦容上面,马小要饶有趣味的等着苏悦容的动作,苏悦容对这个坏儿子是又爱又恨,色坏色坏的挑弄她,都有过丰富的性经验,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插进女人里面,还要自己手扶着那个滚烫的东西做牵引,也不知道齐玫怎么就应付得如此轻松,又有了和齐玫比较的心思,也只能扭着屁股,让儿子的龟头抵开自己柔嫩娇艳的花瓣,在濡湿的肉壑上轻轻一蹭。

    “你到底要怎么才肯,,,”

    最新找回苏悦容羞得都快要哭出来,她都怀疑是自己以前对儿子太严了,儿子借机报复自己,她已经顺心顺意的握着儿子的坏东西抵开了嫩唇,自己柔嫩娇艳的唇瓣都含住了他的大龟头,自己每想让它进一分,它就嘻耍的腿一分,自己的两片花瓣间早已湿滑黏腻,已经熟的往下滴着汁水,怎么自己和儿子垮过这一步就这么难呢。

    妈妈的反映让马小要知道自己玩过火了,要是现在就服软认错,那妈妈的羞涩和委屈肯定会化成愤恨,那样就不好了;“我心里难受,你和爸就算了,你和干爸也那样热情,我嫉妒,在你心里,我都没有干爸重要”

    马小要说出这样的理由,他自己都知道完全是鬼扯,就算母子感情再好,也不能好到在床上滚床单的地步,他就是想让妈妈别觉得自己是在折磨她,是故意戏弄她就可以,要是妈妈事后算账,是得偿所愿的温情了,但回到老婆那边看到自己鼻青脸肿的,还不得被老婆笑死。

    “你们男人都这样,你爸这样,你也这样”

    苏悦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儿子该摸的不该摸的都摸了个遍,还被他用手指抠得来了一次小高潮,连带自己丈夫老马,齐玫夫妻,都知道这次自己回来就是和儿子发生关系的,儿媳诺诺为了怕自己被冷落了,特意叫儿子过来安慰自己的,要是儿子就这样回房,诺诺知道了这个事情,她心里又该怎么想自己,齐玫他们要是知道了,自己不得被他们合着取笑。

    现在闹得这样,马小要也挺为难,就这样翻身下去,他心里又不甘心,狠心把生米做成熟饭,妈妈苏悦容又没有允许,也不知道是生气多些还是羞涩多些,没开灯,他完全看不明白妈妈脸上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说;“你知道我从小到大喜欢缠着你闹,那视频我也看过,你把我单独区分开,我心里难受,我就吃醋,你不高兴我也吃醋”

    “你是要羞死我是不是,,还不快进来,,,”

    自己的儿子什么样自己清楚,在自己面前总比在别人面前调皮捣蛋些,也喜欢黏着自己说俏皮话,以前年轻还下得去手,现在再打他自己也心疼,苏悦容有些任命的嗲颤着音,眼神水莹莹满是柔情的看着儿子模煳的脸庞。

    马小要重新往前送着胯,抵开苏悦容嫩滑的阴唇,整个龟头嵌在唇瓣中间,重新的插进让苏悦容的屄口都轻微收缩,经过刚才的插曲,苏悦容的手还握着马小要的鸡巴,马小要也不敢放肆了,这样也没有办法侵入妈妈,“妈,你放开我才能进去啊”

    苏悦容羞得脸又是一红,才赶忙羞怯的松开马小要的鸡巴,苏悦容清晰的感觉到硕大龟头侵入洞口,整条粗壮的鸡巴一截一收的完全顶进体内,只觉屄内充盈涨满,再无一丝缝隙,又热又硬的顶端直抵宫颈口。

    迅急合体的母子俩,鼻息都有些短促,马小要不敢再造次的开始不紧不慢的抽送,内心的兴奋激动让目光在夜里都显得明亮,十岁那次未完成的仪式,在心里深藏着都变成了夙愿,此刻得以完成,自己妈妈的屄腔肯定是自己爸爸使用的次数最多,被爸爸那根不小于自己的鸡巴夜夜开垦,自然没有岳母的紧致,但和岳母的第一次相比,这次内心更加高亢激动,听着妈妈屄腔被自己插的水唧唧的响,自己每次的挺刺都让妈妈呼吸一促,这丝丝淫淫的荡意,更让马小要情难自制。

    马小要深插慢抽了会,怎么都忍不住想说点什么,这样沉默,和自己想象得到妈妈的快乐有天壤之别;“妈,我们是不是要说点什么”

    “你那坏样,,,还能说什么好的”

    被马小要插得微喘娇吟的苏悦容开问了一声。

    “我可总在心里想着小时候和你的柔情呢,我不会真的在你心里一点位置没有吧”

    马小要一边说着,一边闭眼细致的感受着妈妈腔内的湿密,一层一层,冒着烫意的软肉,包裹龟头带着酥麻又带着发痒的感觉。

    “坏样,,,什么柔情,,,还不是被你借机占便宜,,”

    苏悦容屄腔被马小要插满的同时,心里也被满足的情绪填满了,终于和儿子跨过了这一步,一直紧张悬在胸眼的心不由放松了下来,马小要这样锲而不舍的想得到她,被儿子这样年轻帅气的男人追寻是让苏悦容喜悦,她也知道马小要最想得到的是自己,去和齐玫接触,不过是自己太矜持退舍的选择。

    “妈,,我现在说荤话,,你会不会打我啊”

    “白疼你了,,,那么怕妈,,,那你还来缠我,,,”

    “还不是妈在我心里留的影子太深了,,就一直想要妈,,”

    “不让你说,,,你能憋住,,,刚才妈就是觉得你是故意羞我,,,想说就说吧,,,”

    得到妈妈的同意,马小要胆子就大了起来;“那我说肏你屄,,你也不生气?”

    “你们男人,,,就喜欢那样说,,,但你不可把和我做时的话,,,告诉他们,,,”

    自己能对老许抱以热情,和更爱的儿子又有什么好保留的,苏悦容刚才也是被马小要羞得太狠,本来说好的条件,要不是马小要嬉弄一番,苏悦容打算马小要让她怎么骚媚,她就顺马小要的意思来。

    “屄被儿子肏,,你兴奋吗?”

    马小要一边抽送一边说道。

    “你感觉不出来吗,,,还问,,”

    苏悦容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要被插飞出来了,亲儿子的鸡巴带给她的快感太强烈了,集合了老许老马的优点,阴道里面被插得又酥又麻,冲破伦理的刺激让她心里即羞臊又兴奋,但儿子自己不说,她也不好自顾自的叫出来,旁边儿媳还在呢。

    “我感觉没什么区别,,”

    马小要也确实没有感受到什么区别,妈妈又不让他开灯,没有语言的讲述,就少了很多刺激。

    “那你要什么区别,,要我说被你肏得好爽,,好舒服吗?”

    听着妈妈挑逗的问话,马小要更亢奋起来,插在苏悦容屄腔里的鸡巴又蓬勃了一分。

    “对,,就是这种区别,,”

    马小要眼神越发明亮,鸡巴插入的更深,两个人的性器摩擦发出“噗叽、噗叽”

    水声。

    “你不说,,,让妈自己叫,,,你不要脸,,,妈还要呢,,,”

    苏悦容说到这里,马小要就懂了。

    苏悦容了解了有淫妻心理的老许,又经过丈夫老马的事情,知道男人都喜欢刺激的对话和交媾方式,想用家里的女人真正的拴住儿子的心,必须要像齐玫那样骚媚,那样才能刺激儿子的情欲,让他感受到快乐,并乐此不疲。

    “妈,,这次要不是为了诺诺,,你是不是一直都不会接受我啊,,”

    “妈知道你的心思,,,但你和诺诺都成家了,,,我还打扰你做什么,,,”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有多想你,,你总装作不知道,,”

    “轻点插,,,妈要被你插死了,,,轻点”

    苏悦容被马小要负起的一阵狠插,肏得心旌摇曳,苏悦容言语吟叫,白皙的娇躯布满了淋漓的香汗。

    “就是要肏插死你个狠心的妈妈,,”

    在知道妈妈和诺诺的父亲做爱,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还很刺激,后面马小要心里也是有些负气,为了家的和睦,自己找足了借口,妈妈还推脱了那么久,最终把岳母推给了自己。

    “好儿子,,,以后你想要,,,妈都给你肏,,,啊,,,我要来了,,,屄被儿子的鸡巴肏爽了,,,我要到了,,,”

    苏悦容知道儿子真的吃醋了,愿意把身子给许明轩也不愿意给他,为了不让儿子伤心,不让儿子和许明轩生分,苏悦容骚浪的叫着,身体也开始抽搐痉挛着,一股股热液体也从身体淌出,屄腔收缩着嚼咬着马小要的鸡巴。

    马小要感受着妈妈阴道内的软肉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妈妈高潮的汁液让自己的鸡巴像浸入一摊温泉,肉棒被收缩的阴道壁细细按压得麻痒销魂,马小要就当这是妈妈对自己辛勤劳作的奖励,爬在被自己肏得娇软如泥的妈妈身上,把两只裸露的乳房握在手上揉弄,心里还暗暗可惜,不能看妈妈乳浪翻飞的美景。

    “我那样叫,会不会被诺诺听到”

    舒缓过来的苏悦容羞耻感倍增,自己刚才没忍住的最后高亢的浪叫了好几声,要是被儿媳听到了,那得多难堪啊。

    “诺诺以前也被肏得怕叫出声被你听到,我也老是小心翼翼的,现在不正好嘛,反正晚上都是一个男人用,心里都有数”

    马小要小声坏笑,苏悦容都羞得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可经不住儿子又送胯抽插,感受了儿子鸡巴粗大的舒悦滋味,微推下身的迎了上去。

    “你坏死了,,叫你轻点,,,你还一个劲的狠捣,,,诺诺听到了,,我明天怎么见她,,”

    “被儿子肏舒服了,,想叫就叫呗,,你这样羞个没完没了,,别人一看就知道有事,,你明天见她脸红脖子粗的,,你不就相当于告诉她,,你被我肏得很爽了,,你喜欢被我肏的舒服劲,,你感觉对不起她”

    “什么歪理邪说,,,”

    儿子火热的鼻息一下下急促的喷到自己的脸上,微烫的嘴唇紧贴脸颊,也时不时的轻碰一下,细腻情迷的触感让苏悦容心神荡漾,儿子坚硬的鸡巴在屄腔中有力的抽动,随之重新燃起了愉悦的感觉。

    “妈,明天躺床上仔细让我看看好不,,以前看的都没有印象了,,”

    马小要张嘴包住苏悦容的整个暗红乳晕,轻轻吮啜芬香的乳头,回味小时候妈妈任其把玩吸嘬的场景。

    “别老想和妈做,,,一个星期只许一次,,,有精力多陪诺诺,,,”

    苏悦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憋太久了,但也只和丈夫五天没做而已,还是自己性欲越来越强烈了,高潮才过去三五分钟而已,被儿子的鸡巴肏得又快到高潮的感觉,屁股下一滩让自己羞死的湿滑滑淫水,被儿子结实的身子压着,自己也没有办法挪地方,也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能射出来,就没有扰他的性质。

    “诺诺明天要去干爸那,,我明天一天在家陪你,,”

    想起明天的兴奋事,马小要咧着大嘴笑呵呵说着,不由的想起好色起来丝毫不怯的岳父,因为消防不过关的问题,老婆新开的舞蹈工作室整顿三天,明天是第一天,岳父知道了这个事情,借身体不舒服为由,让妻子明天去陪他,这哪是身体不舒服,明明是身体想舒服,让老婆回家用身体孝敬他给他肏,马小要越想越兴奋,下身一下一下用力的撞击着苏悦容丰柔的腿肉,床体都激烈的发出低晃声。

    “轻点,,,嗯,,坏儿子,,,妈要被你肏死了,,,畜生,,,轻点”

    苏悦容被情绪高昂的马小要狠肏得魂飘体悦,身体里愉悦的快感洪流来得太强烈,脑袋也是热哄哄的,本就和儿子亲昵,心里稍微松懈一点就体现出于人不同的骚态度。

    “就要肏死你,,谁叫你不早点给儿子肏,,”

    妈妈苏悦容的骚叫,对马小要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愉心悦体的越插越勐,床都不堪重负的吱吱做响。

    “把妈肏死了,,,想妈了,,,妈还怎么给你肏,,,”

    欲望源源不断被火热坚硬的鸡巴深送进身体,苏悦容也快要被推上快感的顶峰,再也顾不了其它,歇斯底里的骚叫着。

    “妈要来了,,妈又要来了,,嗯,,”

    被壮的像个公牛的马小要弓着身子,闷头闷脑的又连续耸胯连捣十几下,苏悦容闷哼了一声,高潮不可抵挡的来了,苏悦容全身颤抖起来,下体一抽一抽,甬道内部的湿热嫩肉快速地缠卷了上来,爱液如潮般泌出。

    “妈的骚屄吸得儿子鸡巴好爽,,我能射吗?”

    被苏悦容屄腔如吞如咬,每层褶皱嫩芽蠕吸着对整个棒体的磨挤,马小要舒服的背发麻,今天和妈妈的第一次,情绪一直激动亢奋,面临快悦到脑后勺的快感,他也支持不住了。

    “射吧,,,都射到妈里面来,,,射到你以前的地方去,,,嗯,,,好烫,好热,,”

    苏悦容还没多说几句,听到妈妈被两个爸爸肏都要淫的骚语,再也不想忍耐,数股激流就喷涌进妈妈湿热的腔道里,苏悦容也被疾射的热液刺激得浑身过电般麻痒。

    苏悦容很爱马小要,马小要打小对苏悦容就有非分之想,所以才让苏悦容不得不对马小要刻意的严酷,在没有决定好和马小要发生关系之前,苏悦容总在顾虑世俗的羁绊,又碍于母亲的身份,又怕马小要有伤心的情绪,一直在给与不给之间来回徘徊,在一切发生了之后,苏悦容想给马小要的热情如火就崩发了出来,苏悦容是个很容易受孕的体质,在生下马小要后,曾一年有三次受孕的记录,基本上是不做措施每次必中,但到了这个年纪,能再给儿子的爱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儿子喜欢内射她的感觉,就让他快乐的射进去吧,生命都可以无私的给儿子,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奉献的呢。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19
TOP

第一次看见续写,之前的没看完一直有点遗憾,这次总算是看到了

TOP

等了有一段时间了,大神总算更新了,难得,现在好东东可不多呀,加油

TOP

等了有一段时间了,大神总算更新了,难得,现在好东东可不多呀,加油

TOP

辛苦楼主搬运,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章节,支持你

TOP

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作者对心里的描写,把握的非常好,即使粗口也是徐徐渐进,而不是一同到底,让人恍惚感觉是真实的情况!

TOP

网上最多可以看到26,这部作品的确写的很不错,引人入胜,就是后期续写得要收费。

TOP

虽然后面的是换了别人续写的,但续的也还行。不错,多发点出来吧。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2 08:24